联系我们
      工作时间
  • 周一至周五:09:00-17:30
  • 周六至周日:10:00-16:00
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2018-02-02 09:08:45 68
  • 收藏

    昨天,有一个80后的创业偶像自杀死了。说实话,作为一个90后,我真的没有听过他,倒是我那个80后的总监一下子就激动的从座位上面炸了起来,大嚎了一句:天啦,茅侃侃居然死了。

    出于好奇和尊重,我去百度了这个人的故事。他被誉为第一批 80 后创业者、京城 IT 四少之一。他从小学五年级开始玩电脑,14岁开始在《大众软件》等杂志发表数篇文章。

    高一辍学后,他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计算机和英语的学习中,在两个月内的时间里,拿下微软MCP(微软认证专家)、MCSE(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)、MCDBA(微软认证数据库管理员)三项认证。

    当年在全亚洲18岁拿下三本证书的,只有两人。2006年,在换了一打工作后开始创业的茅侃侃,接受了《中国企业家》的采访,并登上封面,标题为《生于八零年代》。

    当时尚在央视工作的罗振宇深受触动,于是邀请了茅侃侃、李想、高燃、戴志康四位80后创业者参加央视的《对谈》节目。节目播出后,第二天,“茅侃侃”一词的搜索,从1000名外直线上升至81名。

    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  在“京城IT四少”中,茅侃侃是最小的,他的个人经历和当时的普世价值,冲突也最大。他每月的花销也比其他3位似乎要多一些。“不多,两三万吧。”侃侃说得很轻松,那时他穿着时尚,烫卷的黑发,自曝爱好是逛夜店。

    在网上的照片我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形象:染着一头黄毛,加上两条大花臂,特别扎眼——看上去“很社会”,一点也不像是那个我想象中的创业家。

    “他可是我中学时的偶像啊,居然那么年轻就自杀了。”我总监一脸的惋惜和无奈。

    而我想起了另外一个人,前不久自杀的韩国艺人金钟铉。据说他是一个人跑到酒店,给姐姐发了条“我好累”的信息,随后点燃了准备好的炭,被人发现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,年仅27岁。而仅仅在十天前,他刚刚结束自己的个人演唱会。

    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  直到他的遗书曝光,在很多人意料之中,他的离开是长期遭受抑郁症的困扰。

    在遗书里面有一段话格外让人心痛:

    “我从里面开始出了故障。

    一点点啃噬着我的抑郁最终将我吞噬。

    我无法战胜它。

    我厌恶我自己。

    断开的记忆抓住我,不管怎么对自己说要打起来精神来,也找不到答案。”

    他们,一个创业大神,一个韩国偶像,在我们普通人的眼里,都是神一样的存在,对我们来说,他们根本不用像我们一样天天思考着茶米油盐,有钱有名有人脉有前途。人生走到这个阶段,已经是完美了。

    可是他们却选择了在三十而立的时间段,选择了离开。

    如果是你,你真的有那样的勇气站上那个最高点吗?你一边在埋怨人生,一边在厌恶社会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当你还年轻的时候,你的确有尝试一切的资本,但是当你不在年轻的时候,你还能做什么呢?

    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  我今年25岁,我刚毕业的时候,工资只有2500,在深圳这座城市,我住着500块的床位,和一群做清洁工的阿姨在一个房间,阿姨们每天晚上都很晚睡觉,呼噜声还打得像雷一样,我基本每天都睡不好。每天下班就去超市,买特价的面包,作为第二天的早餐,吃5快钱一份的炒粉。这不是电视剧,这就是我们的生活。

    有一天我回宿舍的时候发现房间被锁住了,开了很久都打不开,后来房东来了,说我的床位到期了,有一个人下午来看房子就立刻租出去了。我拿着我的行李在门口呆住了,那一个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以为以前看的偶像剧那种狗血的剧情都是假的,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。

    后来,我找了一个青旅,把身上所有的人都拿了出来,租了半个月。那天晚上,我一个人在回家的那条路上的一个天桥上面,哭了很久。我不知道能找谁,也不想找谁,一个人最彻底的崩溃,就是这样,悄无声息地,毫无生机地默默流泪。

    这让我想起来,以前看过一个热门微博:“现代人的崩溃是一种默不作声的崩溃。看起来很正常,会说笑、会打闹、会社交,表面平静,实际上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。

    不会摔门砸东西,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。但可能某一秒突然就积累到极致了,也不说话,也不真的崩溃,也不太想活,也不敢去死。”

    曾经有张动图流传很广,在日本地铁里,有一个男生,坐在那里啃着面包,强忍着委屈,眼泪似乎就要夺眶而出。谁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,但那份心酸,每个人都理解。

    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  谁身后都有一堆不可说的故事。但他的那身打扮,给他定位了一个体面的身份。这个身份,让他除了忍住不哭,毫无办法。

    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里有一句特别著名的台词,马蒂尔德问:“生活是一直这么艰辛,还是只有童年如此。”里昂说:“一直如此。”

    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  每个人的生活,从来都是不容易的。

    三十而立,这将是一道坎。

    这个时间点上,你的职业规划,和你前半生学到的技能,往往会决定着今后数十年一直到你退休那一天的职业方向。

    这个年纪,大部分人都已结婚生子,都已承担起支撑整个家庭的责任。你职场中的每一个决定,都不会再像你年轻时那样轻狂。你的生活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。

    你我都失败不起。

    茅侃侃之死:成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二字

    成年人的生活,没有容易二字。不容易在,你明明知道,真正的自己,早就被这些社会身份包装到被遗弃,甚至埋葬。但你却没有退路,没有第二个选择,你只能哭着爬着把那些被人寄予厚望的身份扮演下去。

    可每个人,无论爬得多辛苦,演得多艰难,内心深处,还都会有一个微弱到快熄灭的声音,不停地拷问自己: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是身在红尘的体验,还是看破红尘的顿悟。山的那头,到底有什么?我们只有爬过去才知道。

    我特别喜欢一首歌《What’ up》有句歌词:25年的人生就这样过去了,我仍要努力去翻越那希望的高山,为了让人生有意义。

    我不想说,泥沼总会过去,星辰大海在向你招手。甚至,我都不觉得吃苦是有必要的。但是,找到生活的意义的时刻,恰恰是在,当你熬过去,撑下去后,可以用上帝视角去审视当年那个奋斗到呲牙列嘴的自己的时候。

    人生就真的像爬山一样。山脚下的我们,就是小时候,天真无邪,井底之蛙。爬到半山腰才发现,体力费光,下山已经没有路,还恐高不敢回头看;往上爬,手脚并用都不见得能再挪一步。但是能爬过去的,就是那些,能挺住的人。

    在压力面前,有些人能承受九分,但像我们普通人,光是活着就快花光了所有力气。

    死者为大,愿茅侃侃安息,愿所有的你们都能过的好。






    
    全部评论(0)